创新型论文真的难发表吗?

创新型论文真的难发表吗?

有一种颇为流行的观点认为:创新型论文难发表。尤其在《科学网》上,这个观点有一呼百应之势,几乎听不到反对的声音。这个观点的基本理据是:论文的创新性越高,与主流理论或观点的偏离程度就越大,因而得到审稿人肯定的可能性就越小。这种观点认为:科学家从事研究工作越久、知识积累得越多,就越执着于旧理论,因而排斥新思想新理论的倾向就越严重。

这种观点对吗?基于我自己三十多年科研生涯的亲身体会,无论做为作者、审稿人、或者编委,我的结论都是恰恰相反:创新型论文不仅不难发表,而且很受欢迎。下面从四个方面来分析阐述。
01
创新型论文首先必须是严肃的科学论文
一篇严肃的科学论文,从理论构思、模型建立、数学推导,到实验设计、数据采集、编程仿真、数据处理等等各个方面与环节,都必须下足功夫、严肃认真。如果只是给出基本思路,然后用一些抽象的数学符号或公式,概念来概念去地论述一番,这不是科学论文。做为审稿人或者编委,我见过不少这样的所谓创新型论文。拒稿这些论文的原因不是因为其论点新颖,而是因为其论证肤浅,不足以支撑其成为一篇严肃的科学论文。Idea is cheap (观点是廉价的),只有经过严肃论证的观点才是有价值的。
02
创新型论文是在前人成果的基础之上创立出来的
连牛顿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更何况我们这些凡人。做出创新性成果,首先要对本学科以及相关学科的最前沿成果有着全面、深刻的理解(是理解,不是了解)。然后,在此基础之上,再进行创新型研究,推进学科向前发展、向前跨越。也就是说,要花大量的时间精力去读论文、读经典著作。而且,在读的过程中,要诚实地问自己:我读懂了吗?我理解其中的细节吗?如果不能得到肯定的回答,那么就要问问自己:我有能力做出这些真正的创新型成果吗?哪些方面我还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03
创新型论文的作者需要经过长期艰苦的专业训练与积累
创新型论文的作者需要经过长期艰苦的专业训练与积累,而且往往是一路走来(本科、硕士、博士)各个阶段那些最优秀的人才。现代科学发展越来越细、越来越深,做出一个学科创新型成果所需要的专业基础也越来越多。只有深刻理解这些专业基础,并且有相当好的科研天赋与悟性,才能进行真正的创新型研究。好高骛远、空喊口号,是科学创新之大忌,也做不出真正的创新型成果。
04
创新型论文要经过科学共同体的同行评议
当一篇论文投稿被拒,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往往是认为审稿人不公、或者审稿人不懂,而真正首先从自己方面找原因的人是少数。在我三十多年的科研生涯中,论文被拒是常态。每次论文被拒,我都当成是改进论文的一次机会。即使是对于审稿人水平差、看不懂论文而拒稿的情况,我也是想:我如何能写得再简单易懂一些,让更多的、专业功底没有那么好的人也能看懂?其结果是,我的大部分论文最终刊出时要比最初投稿时长许多,论文的整体质量也要好许多。所以,我觉得同行评议是科学研究的一个积极的、正面的、建设性的过程,给作者一些重新思考的机会,把论文的内容做得更好、也写得更好。
总之,真正的创新型论文是稀缺的,也是很受欢迎的。如果你真的认为自己有开创性的成果,那么就应该把论文投到国际上相关专业的主流刊物,接受专业学者的同行评议,烈火炼真金。
科学研究本来就是“黑屋子里抓黑猫”,抓到什么是什么,研究者们自己根本做不了主。这是科学发展的自然规律。至于抓到的猫是创新猫、原创猫、颠覆猫、…,等等等等,随便说了,反正就是这只猫, 不会因为给它冠以一个好听的名字或者一个难听的名字而有所改变。莎士比亚说:What’s in a name?(名字是什么东西?)。科学大厦是人类一砖一瓦建立起来的,不是“颠覆”起来的。这一砖一瓦,有些成为了支撑的栋梁,有些成为了辅助的非承重墙。但无论其归属如何,它们“本是同根生”,都源自于“黑屋子里抓到的黑猫”。
来源:*本文转载自王立新老师的科学网博客

学术分享 | 审稿人谈审稿与投稿:从2篇拒稿说起

学术分享 | 审稿人谈审稿与投稿:从2篇拒稿说起

有幸成为两份中文期刊的审稿人,一份是入选了“卓越期刊”的刊物,另一份是本领域认可度较高的期刊,两份期刊在本领域还算是不错的期刊。恰好送审的论文也是自己熟悉的领域,审稿工作相对轻松,自我感觉能够高效、公正的完成审稿工作。高效是指今年送到我手里的稿件都一定在编辑部指定的时间内返回审稿意见,尽管编辑部指定的返回时间一般是2~4周,但实际上绝大部分审稿我都是在1周以内完成的;公正,意味着只看作者的论文内容,不会去考虑其他诸如头衔、基金、研究团队等因素,提出的审稿意见也是针对论文本身而言的。有人可能会问,难道审稿意见还有不针对论文本身的?当然,比如某些期刊因为你是硕士出身,“呵呵”了一声;还有的期刊因为你们的单位不是双一流,连“呵”都不想对你“呵”。客观的就是论事是我的一个基本审稿原则,不想也不能搞人身攻击、地域攻击。

但近期,2篇论文都被我高速拒稿了。
经过中英文的读稿、投稿和审稿经历,也有一些自己的思考,姑且就叫杂谈吧。主要是透过审稿谈投稿。
以下只是自己的一点看法,不能代表所有审稿人的癖好。
01 期刊档次重要吗?
说期刊档次不重要那是瞎话,说期刊档次代表论文质量那是自欺欺人。但现实的情况是,在大家都熟悉期刊出版风格的情况下,比如期刊在行业内的地位、期刊对论文工作量的要求、期刊刊发重点等,会影响到我审稿时审稿标准的裁量权发挥。
对于一般的期刊,比如国内还有很多普刊,一些普刊的稿源都是问题,你不可能高标准的去要求这些期刊的论文如何的缜密、如何的吸引人、如何的完美无缺。审稿更像是在打量这篇稿件与期刊是否匹配,怎么通过提出审稿意见来帮助这篇稿件更好的去提升、作者通过阅读审稿意见可以有更深入的思考。
反之,审理的这两份期刊都是本行业认可度较高的期刊,那么看上去“水平”较差的稿件就会被直接拒稿。审稿,在这时也在守护着自己与这本期刊的质量线。期刊很好,而审稿人放水,降低的是自己的个人信誉。
之所以对于档次较好的期刊严守质量关,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某些所谓的高水平期刊偶尔也会刊发一些看起来“很水”或“吹水”的论文,自己严守自己的审稿质量,是在用自己的行为艺术与某些“吹水”学者分庭抗礼。工科的研究中,虚而又虚的务虚派研究不宜大行其道,甚至还堂而皇之的成为高被引。年轻学者没经费资助谈谈脑洞大开、来点思考还勉强能接受,毕竟没钱做实验。有些“大牛”科研经费几百万上千万,还在那里谈科学构想、谈思考,这种人有了充足的经费还在搞理论务虚,是不是不太合适呢?你有把科学构想变为现实的资本,直接给大家呈现结果不是比构想更有意义
对于投稿人而言,选择与自己研究内容相匹配的期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节省自己的投稿时间。特别是对于高水平期刊而言,如果本身研究内容一般,还要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有时候,试一试可以,但可能只是在浪费时间。时间充足的时候可以试一试,但如果对论文见刊有要求,选择与论文内容相匹配的期刊,无疑“性价比”是最高的。
两篇论文都通过了期刊编辑的初审,却被审稿人高速拒稿。原因在于,两篇论文看起来像那么回事,仔细一看,经不住推敲。具体拒稿原因下文单独讨论。
02 小同行,是你又爱又恨的审稿人
不论是我自己的投稿、审稿经历,还是自己前几个月的某一项研究(业余爱好,正在投稿),都表明:本领域的小同行审稿是最精准、公平性相对较高的,而对论文熟悉程度仅为“一般”的审稿人,更像是在“和稀泥”。当然,在研究论文中我不能说他们是“和稀泥”,只能说他们“不够好”,你品,你细品。
我说的小同行,指的是和你同一个研究方向、有宽厚研究基础的人。
同一个研究方向,保证了投稿题材与审稿人精准匹配,他能高效的看懂你想表达啥,这样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给出相对客观的审稿结论。
有宽厚研究基础,一方面有助于判断你的研究内容是否能在本领域有一席之地,另一方面,对于研究内容是否存在延续、是否是同一个题材的重复发表、是否存在抄袭等也可以快速判断。比如我自己这个研究方向上,近5年来中文核心期刊中相关的论文我都会看,哪怕明知道有些已发表的论文一般般,我也还是会扫上一眼。这样有一个好处,国内几个研究团队都在做啥,心中有个大概。另外,小方向上国内的博士学位论文和高被引硕士学位论文我也会看,因为有些团队的创新性贡献与博士论文相关,而博士论文里有更多的细节。当然,因为现状是有些博士小论文和大论文内容相同,他们又有发稿需求,一般对于学位论文我会滞后半年到一年左右看,避免知道了作者或团队以后影响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小同行是又爱又恨的审稿人?
爱他,是因为小同行的审稿精准度高,提出的审稿意见几乎不会跑偏,对于改进论文质量确实有积极意义;
恨他,是因为太精准乃至一针见血了,以至于看到意见觉得很对,但投稿人又无力在短时间内完成修改工作,以至于功败垂成。
爱他的时候,莫不是前世注定的红颜知己;恨他的时候,哪怕是同床又怎敌他与汝异梦?
但我个人的看法,遇到小同行你应感到三生有幸。毕竟,得到有针对性的意见,比“和稀泥”更来的长久。
需要给期刊编辑提醒的是,一个审稿人经过长期审稿,他什么风格几乎就可以判断了。别盲目的迷信各种头衔,而要把务实的审稿质量作为第一要务。审稿不合格的,该换人就果断换人。不合格审稿人放任错误信息大行其道,也是给科学发展开倒车。眼厉嘴刁的小同行,可能更适合充当期刊质量的大护法。而忙的团团转的大菩萨,未必有足够的精力来较真。
03 审稿,你最看重什么?

每个审稿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所以,每个人看重的东西也不一样。
而我,最看重的是创新性。
我认为的创新,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创新。实验方法有改进是创新,结果分析是新视角也是创新,核心观点前所未有还是创新。
简单的判断是否创新,就是看一下这篇论文里的核心的东西是不是见过,如果是似曾相似又有哪些不一样的花枝招展。反之,如果是很老套、成熟的东西,反而审稿时就不会得到太高的评价。
除了创新性,还会关注的几点包括:
(1)科学性。最基本的方法、思路是否可靠,如果最基本的东西都靠不住,那整个这篇论文就站不住脚。所以在我自己的研究领域冲击地压当中,我一般不太喜欢采用数学方法进行冲击危险性分级的研究,因为好多作者都没搞明白啥是冲击地压就敢给你分级,弄一堆数学公式放上去显得很科学,实际上内容可参考、可应用的意义非常有限,甚至某些内容因科学性不足而是错误的;
(2)系统性。整篇文章的论述是不是构成一个研究体系,是不是围绕着核心的东西来论述,而不是东拼西凑,看起来规模宏大,仔细一看百无一用。我比较反感那种一个小问题都没有搞清楚,就开始变成一个成功实践的文章。类似的文章在教改领域也非常常见,某些大学领导,自己连最基本的教学文件都没做过、一年正儿八经的课也没上过几次,最后就堂而皇之的提出一个人才培养模式,还自卖自夸的认为很成功,这是超出我的认可范围的。但有些期刊就喜欢那种看起来面面俱到、“系统”总结的文章,只能说各刊自有癖好,选择性、批判性的引用这些文章,是我给他们的假笑。就像变装皇后Bianca Del Rio说的,“We are sisters”。
创新性为什么是我最看重的东西?
因为他代表了你是一个有想法的人;他还代表了,你的创新性的东西,给我带来了不一样的视野,也有可能和其他读者碰撞出新的火花。我要给这种未知一个机会,也要让同行来分享这一缕新鲜。当你对一个领域的文献非常熟悉的时候,你非常渴望能看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不是翻了上百篇文献,愿意留下笔记的都少之又少。
04 看审稿意见,想开点自己会更好过

我不止一次接到过驴唇不对马嘴的审稿意见,我也看到过很多驴唇不对马嘴的意见。
我依然保持着那种恶心和愤怒的感觉,时至今日,有时候依然恨不得和审稿人当面对骂。
你不被别人理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这个痛苦,投过稿的,都懂。
但你要知道,红颜知己是稀缺物种,三生三世,却未必种得十里桃花。
曾经我也说过,看到写的烂的论文,恨不得当着作者的面痛骂一顿。
但更多时候,作为审稿人,我希望给作者提出有针对性的意见和建议,帮助作者去正视自己的问题。哪怕语气里充满了火药味,实际上也是在刮骨疗伤。
所以现在我写意见,一般是按照行文顺序去写,这样作者改起来更顺手。但我写审稿意见,第一遍是直抒胸臆,想怎么骂怎么骂;第二遍是校改,去火气、去戾气,假装是科学友好的一团和气,至于假装的像不像,也不知演技如何。所以有时候作者看到我给的审稿意见觉得太直接了,我悄悄告诉你,那已经是降低伤害值了。宁可自己先忍受一轮内伤,也不想把作者逼到灭亡。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能帮助作者提升一点,这算是一个积极的作用。比只是简单粗暴的拒稿更有意义。但至于编辑是否全部传达了审稿意见,那是编辑的工作。
现在,大部分时间我看自己投稿的审稿意见,会淡然一些。
想得开,实际上自己会更好过。
比如,A期刊不要,没关系,咱换B,B还不要,咱换D,D如果还不要,咱换Z就行了。会有人懂你的,又或者,就算有些人不是真的懂你,至少还愿意给你个机会。
切实解除SCI、EI、CSSCI等紧箍咒,大家更容易回归本真。我就要做这个东西,你不欣赏拉倒,我换个期刊就是了。
看审稿意见的时候,说得对,对照着修改;审稿人说的不对,如果不是特别离谱,一笑置之就行了。
我第一次给《某报》投稿的时候,第一轮审稿意见老老实实的修改了,第二轮死活改不动了。我跟编辑说,我不想改了,申请撤稿吧。编辑安慰我,不想改就说明情况嘛,审稿人的意见也未必全改。我感动的差点哭出来。
但客观的说,如果按照审稿人的意见再改上几个月,结果又会是一番景象,但懒癌发作,按照审稿人的意见改上几个月,实际上原来的东西就都被推翻了重做。不想折腾了,宁可撤稿也不想动了。
如果你想发表论文,最好不要和时间赛跑,万一输了,你可能输不起。最好的办法是你跑在截止时间的前面,你才会有很多尝试和选择。如果对期刊档次没有太大追求,就别太计较发表在哪里。
为什么在近年来破除“唯论文”导向、代表作制度之下我还坚持多写论文,因为有些话我想说,有些事情我想做。这些东西是我活着存在过的证明。也许他们不是各种被I认可的期刊,但他们代表了我这个人存在的意义。我不是传话筒,我也不是木头桩,我是有灵魂的存在。我思,故我在。
好在这些不带I的普刊现在也不受宠,也不影响带I期刊和带I作者群体的利益。他们继续追求他们的“卓越”,我享受自己的随心就好。
05为啥无情的拒稿?
终于回到了最初的原点,来说一说这两篇论文为啥被我无情的拒稿。
(1)慎重“首次阐明”
其中一篇论文,在摘要和正文部分郑重其事的使用了“首次阐明”这个表达。
客观地讲,我不反对这个表达,因为但凡是一项新的研究,都会有新发现,既然是新的,用“首次”无可厚非。但我反对的是作者的工作是否承载的起“首次阐明”。
你用“首次阐明”,这是在勾引我啊。我满怀期待、内心有那么点小激动,顺着你的摘要走向你的正文,到了结论都还是nothing new。所以你是在拿我开涮吗?空欢喜和失望,可能也会激起审稿人的负面情绪。这篇论文的“首次阐明”,让我感觉自己的感情被欺骗了……
通常而言,如果不是特别重要、开创性的发现,一般大家不会高调的自我宣称“首次阐明”。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工作量不足,承担不起;二是文献阅读量不够,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首次,万一不是就有些尴尬了。
我个人的建议:不要自我宣称是不是“首次”,留给后人评判,你是不是“首次”。有些工作,是科学史那帮人的专长。
(2)英文摘要的伤痕累累
另一篇论文,英文题目和摘要都有问题。题目翻译有误我就当是小问题了,顺着看看摘要,结果第一个英文句号之前一共4个分句,不仔细推敲就能看出3处表达错误。再往下读,翻译的错误比比皆是,作者是在考验我的忍受力?题目的错误我就当是挠痒痒了,后面接二连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的错误可是在向我补刀啊。我一边忍受着刀光剑影,一边告诉自己:没事的,没事的,看正文,这些都是小问题……
在中文论文中,英文部分确实是小问题,但会影响情绪的,谁还没点小情绪。错误谁都会犯,但把错误当成折磨人的工具,是不是过分了点呢?
这里补充一个小技巧,如果你不确定一个英文表达是否恰当,直接拆分出来这个表达去英文文献数据库或Bing国际版搜一搜,老外如果同样的表达用的很多,基本上你也可以这么用。但反之,如果在英文数据库乃至英文网页中都搜不到,你这个表达就可能是存疑的,最好再找英文好的人帮你斟酌一下。
论文的开篇,减少低级错误的数量,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人生若只如初见,长得丑,还是化妆比较委婉。这不是人身攻击,这是有选择性的彼此相欺。好比相亲,还不是要梳洗打扮一番。
(3)开篇跟风胡吹,碰上真李逵了
两篇论文都与某工程灾害有关,开篇第一句话,就开始胡吹这种灾害近年来有多严重,好像作者想证明,因为这么严重可怕,自己的研究才有意义。
可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吓唬人之所以能唬住对方,是因为对方不了解行情,遇到真李逵,虚张声势反而就像是跳梁小丑。恰好,我就是开篇这几句话懂行的真李逵。
So……我看到对方吓唬我的时候,我真是没法配合他们的表演。Sorry, I can’t enjoy your show.
有事就说事儿呗,你吓唬我干嘛?
这个问题不在于多和严重才有意义,而在于你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本身就很有意义。多和严重是时空的局限问题,解释清楚是科学的本真问题,都有意义,但不能不加论证的信口开河(此处我草稿用的“胡说八道”,然后改成了“信口开河”,理解万岁呦,We are sisters)。
论文开篇犯下的基础性错误,反映的是作者阅读量有限、对最新进展不了解。在这样一个印象下,他后续研究的可信度就会存疑。作者在引言部分没必要人云亦云,你就结合自己的研究去论述就行了,没必要扩大化。
这里需要补充的是,之前还审理过一篇论文,引言及全文大量集中的引用某一课题组的成果。我不反对你引用自己团队的研究成果,你自己都不引用你还指望谁引用,但引用应该是相关的,切忌大量堆积式引用无关的自己的已有成果。你堆砌式引用别人的成果还不容易被发现,堆砌式引用自己的,太明显了。就算真的要堆,至少论文题目、内容是相关的,还能勉强说得过去,审稿人也不至于太过反感。堆了一堆不相关的,让人感觉作者太业余了、阅读的面不够广。
(4)文不对题
两篇文章都存在这一问题,第一篇是文章题目过大,正文内容无法支撑题目;第二篇是二级标题与相应的内容不对应,也看不出来逻辑性何在,作者莫名其妙的就甩上去一段文字,让我摸不着头脑。我自认为我的脑回路是足够曲径通幽了,还是无法理解作者的立意,所以只能认为作者是文不对题了。
所以写完论文的时候再检查一下大标题和二级标题:大标题是不是与内容相对应,二级标题是否具有逻辑性。两个像是整个论文的一个框架,框架要是都散了,恐怕质量也堪忧。
(5)核心内容无创新或存在致命错误
前文说过,我最看重的是创新性。
其中一篇的立意是有创新性可言的,所以那篇我从创新性评价走向科学性审视。在科学性审视中,我发现作者的基本建模中存在严重问题,以至于后续的数据处理就没有可参考价值,作者需要从最基本的建模推翻重做,对建模的细节还需要有严格的考证,而修改是不可能达到这个目的的,也因此,这篇论文的结论是拒稿。当然,因为作者有创新性的火花,如果他接受意见推倒重做并重新投稿,那么这篇论文还是有可能被接收的。
另一篇论文,核心内容就毫无创新性可言。请注意,这里我毫不吝啬的使用了“毫无”二字。像是一个暴发户或者是企业的大老板,一个小问题都没搞清楚,就敢东拼西凑给你讲整个企业的防治策略,最后还要用一个案例来证明本企业是成功的。我是很摸不着头脑,一个矿井和一个矿井的地质条件差很多,怎么这个成功就代表全集团都OK呢?部分有时候是没法代表整体的。而且,因为这篇文章的作者看起来铺的面很广,猛一看东西很全、工作量丰富,但怕就怕遇到懂行的。你仔细去推敲他的正文,前言不搭后语,所谓的工作量细节缺失严重,说测试没有数据,说监测没有前后对比,看起来就像是在吹自己有多猛,但仔细一看,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猛,这是内虚啊。这篇论文,就算是修改重投依然不会在我这里通过,因为铺的面太广了,啥问题也没讲清楚,就是看起来感觉很全面。当然,类似的文章已发表的也有一些,这个就看审稿人自己的癖好了。我个人更喜欢那种把一个问题说清楚的、有针对性的,而不喜欢故弄玄虚、云里雾里的。
所以,尽管前面我列举了这两篇文章的诸般小问题,但最终导致我无情拒稿的,是本节的问题。因为他们的论文或者缺乏创新性,或者基本的方法存在严重问题,以至于没有修改的必要,就只能拒稿了。
之前的审稿中也给出过“修改”的结论。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我自己的审稿心态:
小修,意味着我自己对文章大部分内容是比较认可的,认为作者通过小修就可以达到修改目的,甚至修改后不需要重审,这种情况几乎就是小问题,短期内就可以修正;
大修,意味着我自己对文章内容感觉很鸡肋,你说太差吧好像不至于,但你说太好吧肯定不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大修的意思是再给作者一个机会,如果能修改的像模像样,就同意发表,毕竟,你要是对比这篇文章和已发表文章,这一篇未必是最差的。但如果在修改环节很敷衍,就会在重修环节很果断的给拒稿。所以,我的个人建议,一定要慎重对待“大修”,一方面要注意吸收审稿人的意见,另一方面要考虑如何进一步提升论文质量。如果觉得很难大修,不如直接申请退稿更节约彼此的时间。换个期刊,也许人家要求就没这么多
小修和大修不能仅仅看结论,还要看具体的审稿意见。如果审稿意见与核心内容有关,与创新性、基本方法有关,也要花点心思来修改。
来源:*本文转载自杜学领老师的科学网博客
原文链接

2020 RSC 导师零距离 | 那些让人记忆深刻的学生培养心得与发文体会——第二期

2020 RSC 导师零距离 | 那些让人记忆深刻的学生培养心得与发文体会——第二期
为了进一步加强与中国化学及相关领域知名学者的互动,我们于2018年推出了《RSC 导师零距离》栏目,希望借此栏目分享导师科研道路上的宝贵经验和经历,促进最新科研成果的推广和学术交流,并帮助愿意投身化学科研的学生更好地了解导师们的风采。
在2020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我们共采访了 13 位导师,他们中有编委,有优秀审稿人,有高被引作者,也有英国皇家化学会各种奖项获得者。尽管他们被采访的原因各异,但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导师”身份;尽管他们也有着相似的科研经历,却怀有不同的感悟和体会。在此辞旧迎新之际,我们分两期回顾和总结这些导师在科研探索、文章发表和学生培养等方面的经典分享。#在上期中我们回顾了6位导师的科研经历与感悟,本期就让我们来看看其他7位导师的学生培养心得与发文体会吧!(以采访时间排序)
1111111111111111111111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
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

2020 RSC 导师零距离 | 那些让人记忆深刻的科研经历与感悟

2020 RSC 导师零距离 | 那些让人记忆深刻的科研经历与感悟
为了进一步加强与中国化学及相关领域知名学者的互动,我们于 2018 年推出了《RSC 导师零距离》栏目,希望借此栏目分享导师科研道路上的宝贵经验和经历,促进最新科研成果的推广和学术交流,并帮助愿意投身化学科研的学生更好地了解导师们的风采。
在 2020 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我们共采访了 13 位导师,他们中有编委,有优秀审稿人,有高被引作者,也有英国皇家化学会各种奖项获得者。尽管他们被采访的原因各异,但他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导师”身份;尽管他们有着相似的科研经历,却怀有不同的感悟和体会。在此辞旧迎新之际,我们将分两期回顾和总结这些导师在科研探索、文章发表和学生培养等方面的经典分享。本期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其中 6 位导师让人记忆深刻的科研经历与感悟吧!(以采访时间排序)
55555555555555555555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777777777777777777777777

十岁而已,未来可期 | 游书力研究员专访

十岁而已,未来可期 | 游书力研究员专访
中科院上海有机所游书力研究员于 2020 年加入 Chemical Science 编委会,为该期刊注入新的活力。此外,游书力研究员过去十年间在 Chemical Science 上发表了十多篇科研论文。在创刊十周年之际,我们对游书力研究员进行了专访。

游书力研究员团队的研究方向以有机合成中的不对称催化为主,尤其着重于开发新型的不对称 C–H 官能化反应。他的团队是催化不对称去芳构化 (Catalytic asymmetric dearomatization, CADA) 反应及其应用发现的先驱。

在您的研究领域中,最让您兴奋的是什么?迄今为止,您职业生涯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又是什么时候呢?

真正令我兴奋的是,我们开发新的催化反应来制备新型化学骨架,然后将其用于进一步衍生化(包括全合成)以及药物生产之中。我们能将实验中的发现应用于合成路径的优化或直接用于药物合成时,感到非常欣慰。
“CADA”(catalytic asymmetric dearomatisation,催化不对称去芳构化)这一术语就是我们团队提出的。当我们第一次发现该反应的一般模式时,我们都感到无比的激动与兴奋!它不仅仅是一个反应,而是还可以被用于许多的化学转化之中,并引起了研究者的浓厚兴趣和广泛关注。

到目前为止,您职业生涯中最具挑战性的时刻是什么?

对我来说,我独立开展科研工作之初是充满了挑战的。我不仅需要建立团队,而且要学习如何管理好团队,同时也要构想最初的科研思路。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制定了一些计划,但是计划往往跟不上变化,因此必须确保团队始终是在朝着正确的方向进步着。

您最喜欢的反应是什么?为什么?

我本来以为我会回答说是去芳构化反应,但是实际上我想到的第一个反应是用于制备平面手性二茂铁的不对称 C–H 键活化反应。这是因为我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的研究课题涉及到用于钯催化的平面手性二茂铁化合物的制备。我当时使用的合成路线非常繁琐且耗时,需要在非对映选择性合成的过程中引入中心手性,然后再去除中心手性。

通过开发二茂铁的 C–H 键活化反应,我们能够使用易于获得的起始原料,并且可以更轻松地获得所需的平面手性二茂铁化合物。因此,该反应是我的最爱,因为它是过程得到极大优化的直接实例。

您是如何寻求科研灵感的?

组会对寻找灵感十分有益,因为我们会在组会上讨论有机合成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案。另外,在加入上海有机所之前,我曾在制药行业工作过两年。这一行业对应用的需求也给了我很大的启示。药物化学中对化学空间的探索还比较少,因此我总是对这方面很好奇,希望尝试创造出有用的类药化合物骨架。

自 2011 年发表您的第一篇 Chemical Science 论文以来,您已经在这本刊物上发表了 10 多篇论文。您认为其中哪一篇对您的研究领域做出了最重要的贡献,为什么?

我在 Chemical Science 上发表每一篇论文都很让我喜欢,但 2014 年时我们发表了一篇特别的论文,使用铱催化引发了吲哚的分子间不对称烯丙基去芳构化反应。该文展示了 CADA 反应的优势——起始原料容易获得(可以使用简单的吲哚),所用的催化剂易于制备,条件温和,并且产物非常有用。由此,我们仅用 3 个步骤就完成了天然产物 (−)-debromoflustramine B 的不对称全合成。即使以今天的标准而言这也是一篇非常漂亮的工作,通过简单有效的方式实实在在地证明了 CADA 方法的实用性。
在 2010 年 Chemical Science 创刊之前,您曾参与过初步讨论。能否告诉我们您参与这些讨论的情况?

我和 Rob Eagling (Chemical Science 前任执行主编)认识很久了并且参与了期刊的早期讨论。我们经常讨论的一个内容就是 Edge article 的概念和想法,直到今天我都认为这是 Chemical Science非常棒的一点,作者可以免于纠结稿件类型、字数限制等繁琐的要求。我认为 Chemical Science 现有的 Edge article 模式是最好不过的。作者可以不用顾虑字数或篇幅的限制而是专注于内容本身,内容多那就详细阐述,内容少那就简明扼要。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方式。

最初讨论 Edge article 这一概念的时候,我一度以为这只是个设想。但是 Chemical Science  做到了并且做得非常棒!
您认为到 2030 年,您所研究的领域会如何发展?

我希望更好地了解我们正在做的化学反应。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求新的进展,但是我认为在未来的几年中,我们有望了解 C−H 键活化或去芳构化反应的更多普遍性规则。我也希望看到我们的反应能实实在在助益于更多的应用,尤其是在制药行业。

为了达成这些目标,我们还需要不懈努力!

英文科技写作词语规范等学术交流guide

英文科技写作词语规范等学术交流guide

ACS开展的学术交流Guide系列的限时免费阅读内容很好,包括如下体系,大家可以抓紧时间阅读。

ACS Guide系列(一) | 谈谈学术交流的不同方式及技巧

ACS Guide系列(一) | 谈谈学术交流的不同方式及技巧(2)

ACS Guide系列免费阅读(二) | 开放获取(1):开放科学及开放获取的挑战

ACS Guide系列免费阅读(二) | 关于开放获取(2):开放获取的形式及如何选择期刊

ACS Guide系列(三) | 解决好这些问题再写文章

ACS Guide 系列(四) | 面对“拒稿”,如何应对?

ACS Guide系列(五) | 文章中的图片与表格

ACS Guide (六) | 英文科技写作词语规范

 

没有痛苦的博士经历,是不合格的?!一位中科院博导的感言…

没有痛苦的博士经历,是不合格的?!一位中科院博导的感言…
带了十几年的博士生,也毕业了三十多位博士,但一直有一个迷惑未解,就是这些学生大多数不愿意吃苦,都觉得老师没有给他们带上轻松的路。他们巴不得老师给个题目,再给几个想法,很快地写几篇高等级的论文,顺利的毕业。现实中确实有些学生就这么毕业的,毕业成绩看起来很亮丽,但是当他们真正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个拿着博士学位却没有进入科研殿堂的人。就我个人的经历,从历史上也得到无数次证明,一个完美的博士求学过程必须是夹杂着痛苦的过程,不能是个一帆风顺的过程,在中国,这个痛苦的过程变得尤其必须。如下几个理由可以参考。
一、痛苦意味着精力上的自我挑战。
  现在社会是个快速的社会,信息极大丰富,人人都受到大量信息的冲击而变得躁动不安,很少有人能够静心下来做科研。不像物质贫乏时代,人无所事事,做科研反而是一种乐趣。人每天都可能会被各种信息吸引,很少能够专注的思考一个问题。精力被分散了。这种分散的状态对于科研是非常不利的。真正有挑战的课题绝对是对人类思维和精力的一种挑战,我们作为普通的科研人,天赋并不超常,如果精力投入不到一定程度,就不要指望能够做出好的科研成果。而当精力投入一件事达到极限的时候,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快要吃不消了,持续时间久了,就很难受,这就表现为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痛苦。尽管当时感觉不舒服,但是这个过程似乎不能回避。
  讲一个我个人的经历,博士期间,有一次导师在下午提了一个问题,快要吃晚饭的时候对我说,要我在第二天早上回答这个问题。回答这个问题需要用到我还不熟悉的知识,于是赶快从图书馆借来了一本英文专著,看了一个通宵,在早上7点多钟的时候,我就明白那个问题是怎么解答。当时我很抱怨,但是后来也明白了,这就是自我挑战的过程。那本书至今只通读过那一夜。
二、痛苦意味着知识深度应用的挑战。
  做科研就是要超越前人,超越同时代的人,至少在某一个小点上如此。但是超越就需要给出超越的理由,其中一个就是必须在知识的深度上有所超越。我们学习的时候,大多数满足于考试和记忆,但是对于知识的深度应用是很不充分的。当我们为了解决一个问题而搜肠刮肚,冥思苦想,这都是在不断深化曾经学过的知识的不断提炼和加工,最终得到有意义的组合,可能才能解决一个有挑战的问题。我们在研究生以前的学习往往是不够深入的,经过课题检验之后的知识才是真正自己的知识。可是对于曾经学习的知识深度思考应用的过程并不是轻松的,这需要我们改变我们对于知识的认识层次,改变知识的排列顺序。这种与以往不同的做法往往让我们不习惯,不舒服,时间久了就是痛苦。但是不经过重排和整理,并进行深度加工的知识其实是没有价值的。
三、痛苦意味着知识领悟上的提高。
  我们学习过很多知识,表面看知道了很多,但是在科研的过程中发现,原来我们理解的不到位或者不对,我们也曾经有自己的理解方法,但是在具体的科研中发现,那些理解很浅。在挑战性课题面前,我们只能不断的改变对既有知识的看法,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理解和认识,才可能得到更好的理解和领悟。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知识只是存放在我们的大脑中,真正理解之后,才感觉到原来如此。这种原来如此的领悟比课题的成功还要重要,因为这种领悟才能让我们的知识活起来,为自己的工作或者生活服务。这种收获将是终生有意义。但是这种强迫自己离开已有的理解位置,换一个位置思考和理解,有时候甚至是怀疑,在心理感觉上也是不适应的,不适应时间长了就是一种痛苦。但是这种痛苦似乎也是必须的。
四、痛苦意味着黑夜中摸索之后光明的到来。
  做科研没有一条康庄大道,也没有完全可复制的成功之路,每一个科研成功者都是在自己成长的道路上遇到无数的黑暗,在黑暗中不断摸索,穷尽各种智慧,最终得到光明的到来。这种黑暗中摸索的状态是人所不适应的,因为人只适应在光明中行走。没有方向感,没有道路,每一步都有不确定性,这种面对种种不确定的心理状态无疑问是难受的。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永远在光明中走向科研的胜利。但是正如自然界的自然规律,黑暗已经在眼前,光明必然不会久远,只要坚持,只有不断的走下去,必然会有光明。这种痛苦是一种心理上的恐惧感造成的,也是必须经历的过程。不经历风雨,就没有彩虹。不经历黑暗,就不能期待到来的是光明。
五、痛苦意味着自我承认的开始。
  在之前的学习阶段,我们习惯于被老师和家长认可,这种认可长时间成为每一个学生的心理支柱,但是在科研的道路上,尤其是有挑战性的课题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导师、学生、男孩、女孩、老人和年轻人,统统一切的差别都消失了,只有一个一个的灵魂在战斗。科研的过程是个绝对平等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一个都必须独立自主,都必须自我挑战,最终自我承认。没有自我承认,就没有信心,没有信心,就没有科研的思路突破。但是从被认可到自我认可并不是个自然过程,而是一个艰难的去除拐杖的过程,少了心理的支撑,人是很难受的,很失落的,甚至是恐惧的。这就是痛苦的另一个原因。但是这种痛苦也是必须的。
  总的来说,读博士是中国学生进入科研的必由之路(少数天才除外),经过读博士,不断地深化对知识的理解,深化知识运用的能力,学会全力以赴,学会在黑暗中摸索,最终学会独立,尤其是精神的独立。这些收获都不能在轻松愉快的过程中得以实现,必然伴随着痛苦、彷徨甚至恐惧,只有战胜了这些心理上的不适应,乃至挑战身体的极限,才能够到达彼岸。如果想轻松愉快,那就不要读博士,读博士就要做好有痛苦的准备,有了这些心理准备,也许就能少一点抱怨,加快一点速度,更快一点成长,最终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来源:彭思龙老师科学网博客

论文被要求“大修“或”小修”,接下来怎么办?

论文被要求“大修“或”小修”,接下来怎么办?

当论文经历了漫长的审稿过程,审稿人和编辑的建议将决定一篇论文的去留。论文常常会遭遇拒稿,大修,小修的反馈,但在审稿人与编辑的书面意见背后,对应的背景知识有哪一些,究竟对稿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仍然充满不确定性。因此,我们将对审稿意见进行简短梳理,希望为科研人员带来一些基本认识。

“大修”——Major Revision
一般来说,拿到了major revision是值得庆贺的,毕竟相对拒稿,文章又多了一些机会。大修与小修相比,主要区别在于修改的幅度和修改后的处理流程。一般小修改后直接由editor审核即可,而大修则意味着,文章主体内容的改动,修补以及完成后的再送审(相同的reviewers)。当然,不同期刊对于major / minor revision的定义也会有所区别。很多时候,具体决定修回的稿件是否外送还是由editor决定。如果第一轮投稿的稿件是 “自由发挥”的开放式表达,那么第二轮返回的稿件则是如何与reviewers进行攻防的“命题作文”,当然也更具挑战性。major revision考验的主要是态度、勤奋和辩论能力。如何正确有效且保持良好态度来进行修改和答复,直接决定了下一轮review的成功率。major revision期间,editor会针对文稿提出一系列的问题和评论。每个reviewer提的问题数量在几个到十几个不等,这些问题和评论在绝大部分情况下,都不会是友好简单容易回答的类型。作者也经常会出现因为不重视修改,草率回复修改意见而直接被拒稿的情况。这时,需掌握一个技巧——抓重点。了解审稿人最想让你做什么,并尊重审稿专家的意见,逐条进行修改,同时尽量突出创新观点。这样可以让审稿专家看到您的论文有大的改动,这样论文也更容易被录用。

在major revision阶段,审稿人通常会给出哪些评论呢?以下列出出现频率较高的情景作参考:

01
文献引用需增加
在审稿意见中,审稿人有时会推荐一些文献作为参考。这些推荐文献有时反映了审稿人看待文稿的视角,也有助于对文章论文进行拓展和补充说明;
02
论文质量需提升
有时候,编辑和主编为了提高处理效率,往往会更加严格的要求论文质量,所以即使一些小问题,最后也会给个大修,这是为了提高修改质量,能使得论文一步到位,所以这种情况下,从格式到语法必须仔细的修改,不放过任何一条意见;
03
实验内容需扩充
审稿人的意见中,很多时候是对于实验数据量的质疑。有条件的作者可以通过多次实验来赋予文稿更多血肉,并认真给出数据分析和结论;如果没有充足的时间增加实验内容,也需要对其他问题进行认真修改,并说明无法增加实验的理由(如很难再安排补充实验、毕业时间紧迫等),这样主编、编辑和审稿人也不会过于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同时。作者也可以整理已有的相关研究结果,来说明补充实验相关的信息;
04
主观意见不一致
如果遇到某个审稿人的意见比较无法接受,提出的问题或者批评可能缺乏学术严谨性,需要在尊重别人的基础上,有理有据的进行详细回应,提出强有力的论据来反驳与解释,让你的观点使得编辑和主编接受。一定避免不管不顾的什么都不修改就重投,这样不仅会给审稿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也会导致论文不给安排发表。当然没有意见的话,还是老老实实的按意见修改,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05
需修改内容过多,时间紧迫
如果作者时间比较紧急,大修是赶不上的,那么也可以考虑改投其他刊物,但是不建议作者盲目选择,因为即使改投其他期刊,那么很可能也会面临大修的处境,因此建议作者在投稿收到大修意见后,积极修改自己的论文,尽量避免改投。
当然,major revision也较少出现一步到位的情况。在不少作者分享的经验中,major revision一般都会有review,需要来回修几个回合。在这样的学术攻防战里,作者消磨了资源和时间,斗志上也经历着残酷考验。想要投稿,就要事先做好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
“小修”——Minor Revision
当看到论文的修改意见是小修,代表要修改的问题不大,小范围做修改就能达标了。当你的论文被编辑指出需要作出“小修”,那就意味着论文编辑论文几乎不会回到最初的同行评审那里进行进一步评论。期刊编辑很可能会根据你现在对论文所做的更改以及你撰写投稿信的内容和方式,对你的论文做出最终决定。当然,小修后被拒稿的概率也是存在的,仍然需要作者认真按照审稿意见逐条修改。小修一般是文字错误,小范围的语法表达错误,或是参考文献的问题。这类的话只需要按照要求进行更正和优化语言表达即可,条件许可的话,最好可以找专业论文润色机构进行润色。

科研经验大揭秘——研究生应该如何有效检索&阅读文献

科研经验大揭秘——研究生应该如何有效检索&阅读文献
读研(包括博士)以后,才意识到:本科强调的是学习吸收现成的知识,需要全面的了解经过验证的知识,进行的各种实验大部分也是验证性的实验。而研究生面对是一系列未知的领域,重在探索,从那些看似杂乱的问题中学会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我本科有一位老师告诉我们说,工厂中应用的技术知识要比我们书本上学到的落后十年,而书本上的知识比我们实验室研究的要晚不止十年。话可能有些夸张,但是不可否认,实验室的研究,要想真正实现产业化,确实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也决定了我们在研究的时候面对的问题基本是全新的领域,获取知识的主要途径相应的也变成了以阅读文献为主而不再单单是泛泛的学习书本知识。那么,作为研究生,我们应该如何阅读文献才能更好的紧追研究前言,更好的读好研究生呢?

阅读文献,一是熟悉相应学科的知识结构和关键术语,二是具备分析论文结构的能力,三是明确自己阅读文献的目的。

一、如何检索文献

  1. Web of Science限定关键词查询

在此建议大家尝试使用endnote文献管理软件,这样直接在Web of Science上导出你需要的endnote能够识别的文件,识别以后,在学校购买了数据库的前提下,点击Find Full Text你是可以批量下载的。

  1. 参考文献

在阅读文献的过程中看到文章应用的哪篇参考文献对你比较有用,有目的的去下载这篇文献。可以去期刊的官方网站检索,或者去其他许多免费网站查询下载。

另外,百度学术也比较好用,支持模糊搜索,能直接链到相应的网站。

有时候根据参考文献查找原文不是非常容易,可以使用http://chemsearch.kovsky.net/这个网站。把引用的文献复制到里面就可以直达期刊官网。

  1. 数据库查询

在限定了某个数据库的前提下,可以去某个数据库检索查询下载。比如就想找ACS里面的文章,那就去ACS主页检索,同样也支持endnote格式导出。当然,前提是学校购买了数据库资源。

  1. 一些专门的网站

有一些网站针对一个领域是有实时的文献跟踪报道的,这个不同的领域网站不同。比如能源一类的网站:能源学人,材料类的网站X-mol等都是非常不错的资源。

二、如何阅读文献

大部分存在文献阅读困难的研究生,所存在的问题,一是受前期传统教学模式和考核方式影响,将阅读等同于全篇记忆;二是没有经过适当的写作训练,无法理清文献结构。前期专业知识的学习止步于硬性记忆而非理解,自然在阅读时无法运用。更深层次来说,也是基本阅读能力存在缺陷,这就已经是中小学教育时留下的短板,绝非单靠大学教育能补回来的。

1.新手扫盲

刚刚接触科研的同学最主要的还是熟悉自己以后研究领域的基础知识。比较建议下载几篇研究生毕业论文去看,尤其是博士毕业论文。因为每一篇毕业论文的前言部分都把这个领域的研究进展讲的非常清楚,看完几篇之后对这个领域有了大致的了解再去啃英文文献,效率要高的多。

2.泛读累积知识面

文献的数量成百上千,如果每一篇都精读显然不可能,此时就需要泛读一些文献。根据自己的研究方向和研究内容大量阅读有关文献,使自己对自己的研究领域有深入细致的了解。泛读方法不固定,可以看看标题、读一下摘要、简单看文章中的图表等,目的就是你知道这篇文章做了啥,他的创新点是什么,这就可以了。这样读的文献多了,你自己设计实验的时候也就有了思路。

泛读的另一个目的是通过泛读找出你认为比较优秀的文献,继续精读。

3. 精读累积知识点

精读的目的就是对所研究的领域的一些表征进行系统的分析,能够理解掌握一些关键的知识点。以后自己写文章可以分析原始数据。

精读需要带着以下问题去读:

要了解这篇文章的创新点是什么?

有什么缺点或不足?

我能不能在这个基础上去克服这个缺点?

文章的那个部分做的非常好,我以后可以借鉴?

通过这篇文章,我是不是可以别出心裁,将他的方法或者思路用在我目前进行的研究上?

……

有了宽广的知识面,对研究领域的重点知识能够精准分析,我们阅读参考文献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读的多了,可以相应的写一篇综述文章,通过论述领域内的研究进展,结合当下的研究,来为此领域的发展做出回顾性与前瞻性的评述,也不失为一种好的结果。

来源:高士伦科学网博客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idea”就在灯火阑珊处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idea”就在灯火阑珊处

读研究生,最需要的就是创新点。能用勤奋解决的问题对研究生来说,都已经不算是问题,而偏偏创新点——一个好的“idea”的产生,多多少少都不能完全用勤奋来解决

创新难,难创新,这对于在放养的课题组的同学来说尤其严重。导师的学生比较多,而且开设的研究方向复杂,很多情况下,导师并没有多少时间看文献紧追研究前沿。也就是说,课题组里,部分导师已经不再给学生提供创新点,多数情况下,导师给学生的指导是大方向性的。那么,作为学生,我们应该如何找到实验的创新点,更加顺利的开展实验呢?我觉得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入手:

1. 科研扫盲

科研扫盲是读研究生之前的必备工作。这需要读大量的自己拟研究领域的资料,这些资料包括但是不限于博士硕士毕业论文、中/英文文献及综述,开题报告、会议报告、结题报告等等。尤其是自己课题组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的博士硕士毕业论文,要重点研究,这能帮助自己更快的了解课题组的研究大方向,也为自己找创新点开展实验划定范围。

对于低年级的同学的扫盲,刚开始不建议就读英文文献,当你连领域内最基本的名词都不清楚的时候,这时候读英文文献扫盲效率极其低。

2. 由文献中获取创新点

大量泛读文献。这里推荐大家使用文献管理软件endnote,这比有的同学将文献用文件夹分类要便捷的多,而且这个软件入门门槛非常低。

泛读,就是我们只需要将一篇文献的题目、摘要以及大致图看一下,等你关闭这篇文献的时候,你可以很清晰的说出来,他这篇文章研究了什么,创新点是什么,性能如何,这基本就足够了。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我们能够构建自己研究领域的框架,避免出现你有一个想法,疯狂去实施,最后好的结果出来了,却发现别人已经发表,哭不哭!

还有就是要交叉的阅读文献,相近领域的文献一定要读,如果只读自己狭窄领域的文献,读一篇,你就会感叹:我也可以这么做啊!可惜别人已经发表了。如果读相近领域的,你读一篇,就可以想:这种方法是不是也使用于我的研究领域呢?这创新点就出来了。

举个例子,假如我们是一群厨师,正在苦于无法找到更好的方法设计出一种好菜。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广泛的了解前人已经公布的菜谱,鲁菜的葱爆海参是咋回事、川菜的鱼香肉丝如何、粤菜文昌鸡怎么样。。。这或许是一个好的办法。等你把这些有了大致的了解,最后大师傅说,你来学习鲁菜吧!由于你之前对八大菜系都有一点了解,那等你学成了以后,会不会融合几大菜系的精髓,做出一些创新的菜品呢?这还真不好说。

读文献要注意文章的档次,扫盲以后,不太建议读中文的文献(除非毕业论文)。虽然我们一直在强调把科研论文发在祖国大地上,但就目前来说,一篇顶级的研究成果发表在中文期刊上,达到的影响力相对于发表在英文顶级期刊来说,基本可以忽略。

当别人的想法都只能在这个领域发表低档次的文章的时候,你再稍微换一下继续研究,获取从一开始实验,这就不是一个好的创新点。除非,你们从事差异较大的研究。

3. 参加学术会议/报告

参加会议学术报告是非常不错的寻找灵感的途径。通过看别人如何讲解自己的研究成果,要习惯性的向自己的研究领域靠拢。

他这个菜竟然勾芡了,我目前做的另外一种菜一直少点味道,是不是也可以勾芡呢?

这是不在八大菜系之列的津菜做法!我是不是能稍微借鉴一下?

学术会议的手册一定要看,大家都把自己的研究用简短到一页的内容大致描述了一遍,这是我们寻找创新点的源泉。

4. 创新在日常的积累

创新点的产生,也并不一定必须是在工作过程中产生,注意观察身边的日常琐碎,兴许也有不错的创新点。

有什么好的想法,一定及时记下来!

Web of Science 检索,春天的柳絮就发表了上百篇研究成果,其中不乏Nano Energy(IF=15.5)

除此之外,还有人用花瓣、树叶、水仙的茎等等一些列司空见惯的东西结合自己的研究方向进行科研,创新,并不一定需要专门的时间,或许此时正好。疫情期间,我们免不了带口罩,口罩的材料是否对我们的科研有用呢?反正我想到了,此刻正磨刀霍霍,大干一番呢!

当然,这些方法有的可能只是针对研究生自己找不到创新点,无从下手的情况。要是真的想做出具有开创性的成果,仅凭学生一己之力,可能还是很吃力。毕竟学生的文献阅读量有限、对行业的发展方向把握不足。

作为研究生,不管是博士还是硕士,自己应该清楚,我们做科研是为了什么,因为这决定了你想发表什么样的研究成果。一般来说,档次低的研究成果,需要的精力和时间一般来说都不太多,高档次的成果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综合考虑自己的时间精力分配,来决定你想进行什么样的科研。

虽然我们不提倡低质量的成果以及唯论文论(我们现在的科研人员,是需要一些纯粹的科研精神的),但是在现行的制度下,有的时候单纯追求档次,时间不足,连毕业都要延期,别说申请博士了。根据自己的研究,同时进行两个或者多个研究方向,可能是个选择,不是每个创新点都能最终转化成成果的,失败是常有之事,啥时候偶然成功了你要多验证几次。

总得来说,好的创新点需要建立在广泛的文献阅读基础之上,学科、经验的交叉必不可少。静下心来、多动手、注意观察,习惯性的将日常的一些琐碎赋予自己的研究领域。没有不开窍的脑袋,有的只是方法不对、积累不足。

本文作者:高士伦  南开大学在读博士

来源:高士伦科学网博客

Springer Nature投稿百科讲堂,教你变身科研达人!

Springer Nature投稿百科讲堂,教你变身科研达人!

您是否对选题一片茫然?您是否对投稿不知所措?您是否对期刊选择无从下手?一切尽在Springer Nature投稿百科讲堂!欢迎参加讲座,学习如何优化文章结构逻辑,高效投稿策略,以及如何成功发表学术论文。现场还将分享Springer Nature学术专家对于科研投稿的独到见解。

讲座主题
1、优化文章结构和逻辑
Optimized the structure and logic of articles
2、制定有效的投稿策略
Formulated efficient submission strategies
3、成功发表学术文章
Successfully published academic paper

专家简介:
  林菁菁 博士,Springer Nature 学术专家。
林菁菁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凝聚态物理专业,并曾于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目前,已发表多篇SCI收录的学术论文,其中包括以第一作者发表在J. Am. Chem. Soc, Phys. Rev. B 以及Appl. Phys. Lett. 等国际知名期刊,以及以合作作者发表在Nat. Commun.等期刊上的论文20余篇。

本次讲座将在
北京师范大学北太平庄校园与昌平校园同步举办!

北太平庄校园讲座安排
时间:2019年10月14日(星期一)18:30-20:30
地点: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一层会议室

昌平校园讲座安排
时间:2019年10月15日(星期二)9:00-11:00
地点: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昌平校园G区分馆106培训室

图书馆最新微视频上线啦——如何为自己的文章找到最匹配的期刊?

图书馆最新微视频上线啦——如何为自己的文章找到最匹配的期刊?

学术文章的主题内容与投稿期刊范围的匹配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期刊范围不匹配,不仅会被拒稿,还会耽误发表时机。当我们呕心沥血地完成一篇论文之后,下一步的工作就是为它选择投稿期刊啦,让我们来看看,如何寻找最合适的投稿期刊来提高命中率。

http://emlib.lib.bnu.edu.cn/cxdrmp/index/detail_pxkj.do?RUID=1430babfa5cd000

 

科研经验——实验失败时如何分析问题?

科研经验——实验失败时如何分析问题?

问题分析套路 WHAT & HOW

对于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来说,实验失败是家常便饭。强大的问题分析能力才是傲视群雄的杀手锏。有的学生遇到实验失败一脸无奈,不知道从何入手,不知道该如何分析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快速找到原因,就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果我们不知道原因出现在哪里的话,我们往往只能盲目去重复,这样就会浪费大量的时间。一个人科研能力强还是不强,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他的问题分析能力。

当实验失败的时候,如何去分析原因呢?这里给个简单的套路。只要记住两个关键词就可以了,分别是WHAT & HOW。

WHAT:

是指你在做这个实验用到了哪些物品和要素(包括试剂、仪器、参数、空间等客观条件)。你需要把你实验过程当中,所有用到的东西全部列出来。注意,要尽可能全部列出,就是所有你接触到的东西、用到东西,和实验直接相关的所有器具,物品,试剂都要尽力列出来。如果列不全,可能就会忽视掉一些影响因素。

HOW

就是指如何去做这件事情的。意指具体的步骤,先做什么,再做什么,最后做什么。要一步一步列清楚。

当上述内容列举完之后,可以来集中进行分析和排除。排除的方法从HOW的最后一步开始,采用逆序分析法,就是先看最后一步有没有问题,再依次往前推。一般很容易找出问题出在哪一步。这样的分析路径往往是最短的。

如果找到问题可能出现在哪一步,一般才会继续进行 WHAT分析,与这一步相关的物品是否有问题。

要想确认某一步没问题,还需要谨慎对待。需要从正反两个方面来考虑问题。所谓正,是指要有阳性的对照,按照预定的流程执行,一定会得出预期的结果;所谓的反,就是指阴性的对照,按照预定的步骤执行,不会得到阳性对照相同的结果。只有这两种对照都符合预期,才能确保实验条件是合适的。排除原因一定要学会利用对照,不能想当然,不能自欺欺人。

其实上面的WHAT 和 HOW分别对应的是 要素分析法和过程分析法。碰到问题,从WHAT 和 HOW两个角度去分析,通常能够快速找到问题的根源。

來源:简书

欢迎大家点赞评论!

洋葱头工作坊:Reaxys系列之复杂结构设计及应用

洋葱头工作坊:Reaxys系列之复杂结构设计及应用

想要知道如何自定义结构中的R基吗?

如何自定义两个结构片段之间的Linker吗?

如何控制结构中原子的不同成环可能吗? case7 case8

case6
来我们洋葱头工作坊吧~在这里,这些都能实现。
时  间:12月18日 晚 6:30
地  点:化学楼314主讲人:俞靓
课件下载 
欢迎在下方留言咨询或添加评论!